我现在的状态就是,然后将菜单转了过去。

十年前我多大了,看起来像五六岁。只是这个年龄码没有问题。那时,我确实开始在一些网站上写一些短篇小说。主要是我太忙了,不想再装成那样的孩子,重新体验孩子的生活。

但是可以这样说吗?仔细想想,微博应该是这几年才逐渐消失的。

所以,应该不会暴露吧?

我点了菜,翻了翻菜单。

不多,两个人点菜也用不了多少。我想问问站在赫连旁边的“司机”要不要一起吃饭,但我觉得没必要。

我从她的位置上感到非常强烈的分离感。

我不认为这是司机,我不认为这是违规行为。

“因为……”赫连打开菜单,拿起笔在上面轻扫,“之前在微博上看过几篇短篇小说,感觉是老师的风格。对老师来说,看起来比较不成熟,但特点还是很明显的。”

“……有吗?”说我写的东西有我自己的风格?我不知道。

虽然每个作者都有自己的个人风格,写多了自然会有所凝练,但我基本不太注意这些。或者说,我是故意打发时间去关注这种事情的。我现在的状态是打破常规。

我开始尝试很多东西,其他完全不同的风格,与我之前写的非常不同。也因此,惹来不少骂声。

听到我的疑问,赫连直接引用了小说的名字:“第二个月亮,是你的作品吗,老师?”

“……是的。”你真的看到了吗?忍不住呆了一会,在其他平台上写东西的所有精力,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。基本上,大家只知道我对云文的成绩。至于过去,谁知道谁不在乎。现在的作家没有两件背心是正常的。

但当场被马甲夹住是难得的经历。

三星s8老提示网络异常_问道sf进不去老是网络异常_进来吧问道sf

听到我的确认,赫连眼睛一亮,继续问道:“那《黑羽》和《失落的童话》也是你写的?”

然后我点了点头。我刚刚越过,我的手上没有任何金手指。除了没有完全熄灭的文学梦,所剩无几。这两篇短篇小说和中篇小说,基本上都是当时闲着无聊的产物,脑洞大开。

这是一个很早的想法的结晶。

不幸的是,与十多年前相比,我现在失去了所有这些创造力。

虽然我一直被韵文挂在榜首,但我知道我和很多年前的我已经很不一样了。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这一点时,我有一个叛逆的想法。

这也是我彻底颠覆成熟体系和完整粉丝群的开始。

我想写点不一样的东西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回到十年前的状态。

那个时候的自己,无疑比现在更纯洁。

“没想到你八九年前就写出这么精彩的作品,为什么不把这些作品转成你现在的笔名呢?”赫连说:“老师,你现在的人气,你之前写的作品,肯定会被更多人看到问道sf进不去老是网络异常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埋没。”

是的。因为那些小平台,流量太低了,哪怕一部小说有一些粉丝问道sf进不去老是网络异常,但是因为平台关闭,被收购,作者账号被弃,作品的上限极低。

一般来说,其实是可以把左手向右转,把以前写的东西都搬过去的。即使你签了合同,你仍然可以支付罚款。

而且平台也应该很乐意过去帮我说话。

问道sf进不去老是网络异常_进来吧问道sf_三星s8老提示网络异常

但我还是摇头:“我当时写的,和现在完全不一样了。说实话,就算看之前写的,也是一种阅读。一种陌生人写的作品的感觉。如果不是我依稀记得自己写过这样一本书,我什至会认为这是别人的产品。”

“这意味着……”

“你现在让我写一模一样的书,我做不到。”我不在乎那些书的收入。也许他们随着平台消失,被埋在尘土中。一个好的选择? “而且我也不打算全部转移,没必要。你还有什么问题吗?”

赫连点完单,旁边的女人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。

那该等菜了,及时聊聊其他的事情,免得空气彻底凉了。

你可以在吃完饭后说再见离开。

所以我的话确实提醒了她。

别忘了这次旅行的另一个目的。

赫连在Q聊里问了我很多问题,但几乎没有这样的隐私问题。

“嗯……其他的问题其实是我之前经常问你的一些问题。”将自己从思绪中抽离出来,赫连再次客气的问道:“现在的网文好像走入了死胡同。”

这个世界网络文学的发展非常落后,这也给了我很多机会。

其实我也是这么做的。

我前世非常流行的那些流派,随便挑一个就能让我好好混。

即使是一套三本书,然后我再写一本,我也不担心这辈子没有新的东西可写。另外,因为我总是第一个吃螃蟹,所以收益比后来者高很多。

虽然这样说有点自大,但我确实在一段时间内成为了世界网络文学的领头羊。

谁告诉他们不要这样做。

但自从我停止开拓新的流派后,世界网络文学就一劳永逸地展现了其荒芜的想象力。

已经有人在师徒中总结了爆网文的各个点,然后直接拿出来找这些。

但成绩也越来越差。

最终,他们中没有一个能够重现一个刚刚兴起的流派的鼎盛时期。

“无论你如何尝试开辟新的套路,向其他方向发展,写作,你总是会感到无助。我之前和群里的前辈交谈过,我觉得他们是一样的。感受. 没有比吃自己的旧书更好的突破方式了。”

“那么你得出结论了吗?为什么会这样?”

“都说是因为你的停滞,所以……”

试过了,之前有人告诉过我。

三星s8老提示网络异常_问道sf进不去老是网络异常_进来吧问道sf

我朝她摇摇头。

“错了。一个人能代表整个行业吗?”

“不能吗?”

赫连反问。

接着又说:“老师,你不是活生生的例子吗?”

我想说的话被屏蔽了一段时间。

我从没想过我会成为自己的障碍。

“我是个例外。”沉默了片刻,我回复道:“如果网络文章只能靠我这样的意外来带动,那还不如早点冷静下来。接下来的十年将是娱乐的大爆发。十年后,虚拟现实技术不再遥远。在这种情况下,网络文字的衰落显然已成为既定事实,如果还是现在这样,那是必然的。”

“那么你认为哪里出了问题?还是我们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?我试过写一些其他类型的东西,但都没有奏效。”

“其实,要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只能顺带谈谈关键和更本质的东西。”

“一个真实的东西?”

“准确地说,不是网络文章的问题,而是人的问题。”

“人的问题?”赫连露出很不解的神色,怎么又牵扯到人了?她大概是想说。

“是的,不是某个人,而是某个群体,或者所有人。不限于某个国家,而是全世界的所有人,都缺少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。那就是——想象力。”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wendaosf.com » 我现在的状态就是,然后将菜单转了过去。
评论 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