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要还是因为实在太闲了,不想就那样老老实实地装成一个小孩子,再去经历一遍小孩子的生活。别说是司机了,要说是手下,我都没觉得有什么违和。我不禁呆了一下,一切在其他平台写东西的时候的精力,我可是从来没有和任何人说过。“你让我现在再去写一本一模一样的东西出来,我都办不到。除了去吃自己的老书以外,都没有什么更好的突破方法。“其实要回答这个问题,就只能顺带说一下跟关键,更本质一些的东西了。